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司马

浏览历史

© 2005-2017 那时二叔在生产队里赶大车起早贪黑吃累二婶每天早晨都给二叔炸一碗冻豆腐辣椒酱再烫上二两地瓜蒙,二叔吃喝暖和了好赶早出车去。那个时候这可就算作是美味佳肴了就是现在二叔这个冻豆腐辣椒酱也没有扔,每每一入冬二婶就得给二叔冻一些个预备上并每天早上给二叔做着吃。可如今每天早上二叔坐在炕头儿上吃冻豆腐辣椒酱喝高粱小酒儿时就生出些说道儿来。说豆腐不像早先那么好吃了辣椒也不辣而且酱的味道也不正。有时二婶耐不住便说我看你是日子好了烧的明天再叫你遭遭那时候的罪你就好吃了。堂妹傍在收录机旁摇着那舞曲的节奏看着二叔笑。二叔就没词儿无奈地低了头象征性地吃喝了几口便出门去了,去找那些和他差不多的老太太们看小纸牌儿去了。于是二叔背着手咯吱咯吱地踩着那蓝蓝的天空下的厚厚的瑞雪向村子里走去。老黄狗也跟在二叔的后面戏着雪快活地蹦着跳着。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